李翩弋

不作停留

愿意等待

我原以为我成熟了不少,却没想到只是更加地幼稚着,让别人担心,甚至担心地毫无办法。
情绪再一次反复的吞噬了我,就像是重启了身体里的某个开关,我变得异常焦躁,焦虑,噩梦连绵,甚至很多夜晚难以入眠。没有用情绪虐待别人已经成了常态,但用精神欺压自己变得愈加擅长。漫漫白日与长夜真的太过于难捱,外界多少欢乐也不再能在心里惊起波澜。凌晨三点、五点,我对即将要开始的新一天的生活感到无尽的疲惫和无望。接踵而至的是糟糕的皮肤、倦怠的身体,还有萎靡不振的食欲。我开始本能地消减各种形式的欲求,不再想要与何人何物产生连结,表达欲和占有欲都不再被唤起,这些太需要消耗情绪的事我都不太有足够的能量去做。
我曾经与自己与他人讲过很多正能量的话,也在很多时刻发誓要好好生活,但我还是要承认,这些力量没办法完全地拯救任何一个处于低谷的我。无论是人还是万事万物,矛盾总是永恒的。快乐和悲伤在矛盾的天平两边也是永恒地对峙着,两者区分时段交换占据着短暂的我。这个我既平和也极端,既热情也冷漠,既无所求也皆欲得。我时常不知道拿怎么办,或者说,没能力拿自己怎么办。这个时候我放弃挣扎,让她落到最低,然后花漫长的一段时间重新爬上来。然后到了某个节点,她又无可控制的往下跌落,循环往复,在等待生命终结的活着的日子里耗尽气力。
也不是没有想过结束生命的时刻。站在安静的天台会想要纵身一跃,精疲力竭和失眠作斗争会想闭起眼就长眠不起,学习感到困难会想索性不要活着,无法面对这些失败和能力不足。其实生活还算不错,我也一直都知道,很多事也都可以理解和感恩。但是我唯一不能宽恕的是自己,放掉忘掉了一切外物,困在狭隘的自我里沉沦。我也想将自己拉出来,但是,能做到我也就不会这么来讲。我也知道我会有快乐的下一阵子,但是,但是,我除了等待和在极端拉住自己再没有别的办法。
在写出这些心理活动的时候我反而感受到平静,独自一人面对绝望反而少了很多期望得不到满足的失落与烦恼。撒娇、任性和索取爱已不再能安慰到如今不是小孩子了的我,我只能等自己好起来,或许数日,或许数月,或许半年,或许,我也不知道。或许无望才能平息我那么多些期而不得的所望,或许什么都不做才能顺应天命进入到下一个好的轮回。
害怕很多,但好在还有耐心耗,最感谢你们无言的陪伴这个沮丧的我。

我不要克制
不要体面
我要你确确实实的表达和体现你心里的想法
就像我们最开始来到彼此身边一样
一样的不管不顾
成年人真的很糟糕
把所有亲密关系里的余地和美好都淡漠掉
用淡化的情绪来彰显自己的成熟
我讨厌这样彼此猜忌 迅速复原 佯装冷静
也讨厌看到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你
不想成为大人了
有时也没那么想要体谅这个世界

摇摇晃晃的人间

切肤之爱和灵魂之爱 
差的无非是理解 
不是那种需要努力去感知的程度 
是天然的默契与合拍 
是你天生适合我的灵魂 
世界上苦痛和心酸和赤裸裸的现实多之又多 
但爱仍是背后的永恒的不朽 
可以像开一夜的花 
也可以似站整年的树 
无论如何 
既然不甘心就需要去直视 
长大不是掩藏起自己不堪的脆弱和满溢的欲望 
而是要试着去和自己和解 
差一点没关系做不到没关系 
当你直视这些 
去试图改变这些 
你就是一个天真的敢于表露敢于追求爱的勇者 
和结果无关 
和过程一起圆满 

哭鼻子

昨夜胃疼难忍
去了医院第一次拔罐
生生的疼烫拉扯的痛感
让我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滚落
从头掉到尾
医生笑话我越长大越不坚强了
我也不明白啊
大概是太委屈了
生活里生生忍下来的痛处太多了
却少有落泪
大概是心里的出口太少
到了身体发肤之痛的时候便一齐牵引出来
也不管丢人或是狼狈了
打针哭拔罐哭生病哭也总比被生活锤哭要有出息点吧